Saturday, January 05, 2008

与蛇共舞金矿城(1)

小山城劳勿曾经是著名的地下采金矿场;小镇地低下都是开采金矿侯遗留下来的隧道。每当运载树桐的罗里经过医院宿舍前的马路时,板式高脚屋型的宿舍就会震动一阵子,我们早已见怪不怪了。

宿舍天井草地上有一棵奎宁树。每当结果时,我们总会爬到树上采摘奎宁果,然后分发给医院同事分享。

有一次午饭后正想爬上树采摘奎宁,一向来非常温驯的小白猫布爹(putih)一反常态,在草地上冲着我咧开嘴巴;凶神恶刹地弓起身子;一幅备战状态的样子。我心想:布爹今天是怎么啦!?我慢慢地蹲下来,尝试对小白猫表现出友善的样子。只见布爹转过身子,面对着草地上一尾一公尺长的饭头铲!我这才醒觉是布爹帮我逃过了一劫;一场猫蛇大战随时就会爆发!

我蹑着脚跟慢慢后退,进去房里拿了我的olympus相机,再回到现场时已错过一场好戏! 只见头铲从颈部到尾部,蛇身四分之三长的皮已被剥开,正在草地上翻滚。布爹也好不到哪里,眯起眼睛,身体一直发抖。我把布爹抱进屋里,他就毫无声息在我床脚不吃不喝地睡了三天三夜,第四天起才恢复。自此以后,我就把布爹当作我的保护神,每晚都睡在我床头边;直到半年后布爹被发现死在宿舍底下一个地洞旁。

比起我本身在宿舍后山坡和一尾过山龙的close contact, 上述的简直是小儿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