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9, 2008

License To Kill

早上驾车上工,听电台报告,?副卫身部长说做医生的有licence to kill! 引起其他国会议员抗议,要该位部长收回它的说话!

Y.B.部长大人啊!你是否唯恐天下不乱?很多事情都应该心照不宣;不必言喻嘛!

我倒认为改善医务人员的素质才是主要的课题。。。。。。

。。。。。。。。。。。。

黄脸婆到楼下的政府诊疗所复诊。

“医生大人,你配给的血压高药丸我都按时每天吃三次,不过最近一个月每次吃药过后半小时,我会头晕,必须小睡半个小时才能起身。医生大人可否换药给我?”

Doctor大人煞有其事的把医药纪录卡翻了又翻。

“同样的药照吃三个月!退堂!”

“ 。。。。。。。”
(他妈的!)

求人不如求己:我自己换药给黄脸婆,三个月下来,什么副作用也没有!

。。。。。。。。。。

门诊部推荐一位华裔男中年病人过来,推荐信上写明是“包皮过长”。

把病人送到检验室,一看到他的 birdbird , 我吓了一跳 !

(别紧张;别想歪了!这吓一跳的主因不是因为他的birdbird特大支,而是。。。。。)

“你的名字?”

“伊格琵。”

“身份证号码?”

“零七五三五四。”

“你为何到门诊部问诊?”

“我告诉门诊部的女医生说我小便不顺,他就写信叫我来你的部门了。”

“你知道吗?推荐信上说你的包皮过长!”

“什么?我的birdbird包皮早在二十多年前已割除掉了!”

“所以嘛!我以为门诊部给错了推荐信!”

(他妈他妈他妈的)

。。。。。。。。。。。。。。。。。。

住进心脏病房复验心脏, 必须吊点滴以备不时之需。

来了一位实习医生为我静脉扎针。一针刺下, 整支左手臂又痹又痛, 扎针处马上浮肿(静脉被刺穿的现象)。 该位仁兄把针拉出些许再刺进, 我整支左手顿时如触电般麻痹。

"喂!你在做什么?"

"安哥,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啦!"

"我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不过痛的是我的手!静脉已被刺穿,马上把针抽出来!"我竖起那关公眉,电光眼射出又痛苦又聂人的光芒。

那位未来的大大医生也真听话,赶忙把针抽出来,悻悻然地走开。换来了一位比较年长的师兄,我倚老卖老的先向他下马威。

“我说呀年轻人,做任何事都必须考虑到对方的感受。。。。。。”

看到我按住先前他师弟所扎伤了的手背纱布满是血,他忙点着头边应道:“我明白,我明白。我会的,我会的!”

幸好这次没出差错 !

(他妈他妈他妈他妈的)

















7 comments:

小傻強 said...

哈哈哈!
阿叔啊,你這麼一說,我不敢貪便宜去政府「異」院了!

ccc said...

对。

改善医务人员的素质。
改善医务人员的训练。
改善医务人员的帅选。

有些事真是无可奈何。
可是,真的无可奈何吗?

教育。我们的医学系里的是哪一些学生?SPM考太好的进不了Matriculation,只好读STPM,就算考得特别好的少数几人进了想读的科系,班上大多数同学是当年考不好去了Matric然后轻易进大学的人。

工作和素质。真的有时间好好地看每一个病人吗?还是要尽快尽快在三十分钟看十个病人?

工作和酬劳。酬劳提升了。报章是这样大肆报导的。有些人加班一个小时八十零吉。有些人值一个鸡飞狗跳的夜班代价还少过有些人坐在房里看伤风感冒芝麻小病加班两小时。

我爱我的国家。我爱马来西亚。可是马来西亚逻辑有时候太难明白。

小莊 said...

所以说在大马人命如草菅。。。。

蘇東阿叔 said...

这种事情,见仁见智。有时头儿太过分,我也豁出去地指正他们,弄到他们如哑巴吃黄莲般脸臭臭。
不过也不要忘记,非典性肺炎的那段日子,我们是身先士卒。当时的辛酸苦辣不是外人所能理解的!
ccc: 我如今工作的性质是注重素质(quality)而不是(quantity).
也不要忘记,当我们抱着人骨头睡觉时,那些唠唠叨叨嫌薪水少的少爷们正在的士狗里抱着放半粒的蓬恰恰。。。

Liam HKL said...

真的他妈的
不过我现在在门诊
哈哈
希望不是给你骂的

蘇東阿叔 said...

倚老卖老大胆批评一下,门诊部的素质有待提升!罪过罪过;阿伲陀佛!!!

http://tangshudong.wordpress.com.cn said...

你的博客不錯,但要加廣告才能賺錢,向你介紹一個按展示計費的廣告聯盟:點擊www.tsdblog.cn左側欄中部“用bloggerads不怕没菜钱”LOGO图,即可直接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