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阴阳眼

菩提树下旁的水沟的水几十年来从不间断地流出五十码外的大海,它的流出口旁是一座延伸出大海的木桥,木桥的尾端是两座养鱼场,而村民的渔船都停泊在木桥的两旁。

其中一座养鱼场的主人外号叫 海怪 的亚兴是我小时的玩伴,我门闲来无事总是会在桥头的咖啡摊谈天说地;那晚合该有事。。。。。。

。。。。。。。。。。。。。

“ 唉!一连几晚玩勿浪盖输到脱裤,已经四天没心情喂鱼了,”海怪一面灌黑狗啤一面说。

“ 照本居士看来,你的 bintang 最近不是怎样 terang 啦,”乐天派的咖啡摊少东番薯 一边准备关店,一边跟海怪开玩笑。

“ 走,我陪你一边走一边喝,去喂你的鱼!”我拉了拉海怪,捉起桌上的啤酒就走。

“ 我也去,”番薯顺手拿了一罐shandy跟在后头。

来到桥中央时,海怪按着肚子。“ 不行,肚子很痛,你们等我一下,”说完就跳下桥底,走到几码外的一堆沙墩,脱下裤子就在那儿拉了起来,(事后据海怪说拉完之后他用刚涨潮到沙墩的海水洗肛门)我和番薯就坐在桥上等他。

“ 好舒服,”海怪一面爬上桥一面问,“ 刚在站在你们后面讲话的是谁?”

“ 没有啊!只有我们在等你啊!喂!你醉了是吗?”

“ 我没醉!我蹲在沙墩上大便,看见两个影站在你们后面比手划脚,你们两个还不理不睬的,我一低头洗好肛门,再回过头就不见了他们。”

“ 没有的事啦,你一定是醉了。快走,喂了鱼就可回家了。”番薯推了推海怪,向我打了个眼色。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妥,但没说出口。

海怪走在最前面,我走在中间,番薯殿后。才走不到十来码远,走在前面的海怪忽然停住;接着跨向左边,再跨向右边,然后就听见他对着前面的空气说朋友,不要开玩笑,借过借过。再次地跨向左边,再跨向右边,最后转过身来。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海怪脸上那严肃的表情。“ 什么都不要说,回家。不要跑,直直走,不要回头!”在还没回过神来之际,我下意识的探了探海怪背后--什么都没有嘛海怪推了推我,我这才捉到了一点头绪,转过身,见到番薯已走在前头,我也急步跟了上去。

回到桥头,海怪番薯直接走到咖啡摊旁的妈祖庙上香,我也知趣的依样葫芦一番。

刚才是两个好兄弟拦住我们的路!桥底下也有一位女的手捧着头飘过。叫你们不要跑是怕你们跌下桥底倒头葱插在泥泞里,那就完蛋! ”海怪心有余悸的解释着。

番薯,你见到什么吗?”

“ 隐隐约约看到两个影子,海怪走向左,他们也走向左。海怪走向右,他们也走向右;摆明不卖账!桥底下的我可没注意到。”

“ 难怪你走得那么快!看你以后还敢乱开玩笑吗?”

“ 其实不关开玩笑的事,海怪和他小儿子根本就是阴阳眼啊!”

。。。。。。。。。。。。。。。

如果你们有常看报纸,一定对这位海怪有印象。常在海上作业时捞起尸体,曾经入选为光明日报一年一度的十大光明勇士奖;就是他!!!

7 comments:

oraclesoon said...

當作看不到,硬硬的撞過去,會穿過他們嗎?穿過去的時候,會不會打冷戰?我看《見鬼》后,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如果他們并不會對活人造成物理和心理傷害,我不介意站著跟他們講道理。

鲁比 said...

啊~好恐怖耶!换了是我,不是被吓晕了,就是立刻尖叫狂跑!呵呵~

愛笑的眼睛 said...

以前在学校时也有同学是阴阳眼的,跟她出去很怕,因为她会忽然自己对着空气说话,如果看到太可怕的就会脸色突变,然后大喊!!
人家说鬼这个东西,你不犯它,它不犯你,可是有时候它就是会存心找人麻烦的!!

蘇東阿叔 said...

海怪曾经“穿过”“他们”,不过却迷迷糊糊的掉进海里。有了前车之鉴,他也学乖了;还是别逞强为妙!

oraclesoon said...

哎哟,和鬼神有关的状况,往往就是迷迷糊糊,说不清楚。可不可以因为见多了,见怪不怪,光明磊落的去面对他们呢?以前不知道,就会怕。现在已经知道就是他们,还会怕吗?

welovepenang said...

就是咯.... 最近有人在皇后湾广场拍到了#朋友#.... 好可怕啊...

现在去哪儿也怕怕....

朋友的孙也是有.... 就好像愛笑的眼睛说的.... 突然脸色一变... 就会知道咯...

goh said...

今年8月,去Jawa看婆羅浮屠,下榻Solo一酒店時,也生平第一次遇到靈異事件…
當時,還有個朋友在場,確定不是幻覺(幻聽)。
周五晚、拜拿督公後、喝黑狗時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