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你敢吗?

我工作轮班制的时候,上午班是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两点;下午班是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九点;而是从晚上九点到隔天早上七点。

在工作日,下午五点到隔天早上七点,以及休息日和公共假期,我们入院登记部门必须负责殓房的一切事物。主要的是料理载送病楼里和紧急部门刚接到的尸体到殓房。次要的是让家属领回尸体;一切尸体在殓房的进出都必须登记在死亡登记簿里。

我常常对殓房的主管说他变态,盖因殓房的大门前只有一盏四十瓦特的白光灯。大白天还不要紧,可是天一暗下来后,嘿嘿。。。那种气氛不是每个人都能处之泰然的。。。

值夜班时,通常凌晨四点到早上七点是休息时间,不过还是必须 stand-by 料理尸体的事务。大多数凌晨四点时我会到扁担饭摊或社尾万山(已成历史)去消耗整个小时,然后驱车到殓房外洗车听电台广播。如果要问我:so far 你有见过什么那个那个吗?对不起 so far 我运气没那么好,什么都没见过!看相的都说过我是 关公眉电光眼 ,那话儿见到我回避都来不及。这不代表我是高高在上,可以目中无。一来只是觉得平时不做亏心事,没什么好怕的。二来,政府部门规定的工作制服就是皇令,工作时间万万不可除下,这是年轻一辈必须牢记的。

一位曾经一起在A&E工作的警察大兄,半夜两点驾摩多巡逻,没有戴上有皇家警察 logo 的帽子。远远的他瞧见这殓房后面的小路有个身穿睡衣的女郎牵着小狗在打圈子。当时他色心当头,以为是骚女郎在吊午夜牛郎;就驾了摩多靠过去。才和女郎打了个照面,马上掉头而跑。

那女郎没有脸庞那女郎没有脸庞!”该位警察大兄在 A&E 警亭叙述当时的遭遇时喃喃自语:“ 她的脸是一块白板!!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块白!”身子忍不住哆嗦个不停。

我把他先前留在警亭里的警帽帮他戴上:“ 没事,没事,在心里祈祷吧!”

你们遇见过会听话的尸体吗?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翁在凌晨四点去世,他老伴在灵车上和两位杂工尝试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可是左穿右穿,三个活人弄到满身大汗,硬嘣嘣的尸体就是不妥协。我来到看到这情形,就拍了拍尸体的手背说:亚伯,你把身体放松,你老伴要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带你回家了!安娣,来我帮你!没两下子就把衣服穿好了,两位杂工只能张着口发呆。



天亮了,该回家睡觉咯!

5 comments:

welovepenang said...

大哥.. 你很猛.... 第一次看了人家的部落客... 全身的毛都站了起来... KENG.....

无情无义的虫皇 said...

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err...有关那个皇令,之前已经听过很多不同的版本,但是之前都没有得到证实,终于可以在此证实啦!
*之前我有个坐实习护士的朋友在nite shift工作是因为没有带上护士戴的帽子,结果在太平间附近见到了当天傍晚因为车祸死亡送进去的死者的鬼魂跟她打招呼。。。*

蘇東阿叔 said...

很好,总算能在年轻的一群中起了警惕作用!阿怩陀佛;善哉善哉!

tongkai said...

那個不叫雜工。處理屍體的人叫“忤工”。

愛笑的眼睛 said...

看苏东阿叔的部落格是一件很自虐的事情!!很怕很怕。。。。但是还是要看!!越看越怕。。。。越怕越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