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6, 2007

义薄云天;怡然自得!

早上一位老同事从吉打州过来槟城,来到我专科门诊部,见到我惊讶的问道:喂!怎么你没换绿色制服?


这里我需要做一些解释:打从训练毕业后,我的工作制服是白衣(普通级);短袖绿色的上衣是特级, 算是一个部门的工头。长袖绿色上衣是高级监督,算是医院的supervisor


普通级工作十年后,就有资格申请特级,到时公共服务机构将派遣三位官员到来interview你。


记得十多年前,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申请,被安排到KOMTAR去interview。如今回想起interview的过程,自己也好笑,心想当年怎么会那么大胆到。。。唔!该怎么形容呢。。。。对了;是义薄云天!!


。。。。。。。。。。。。。。。


一走进那冷得他妈的office,公共服务机构三大民族的代表就坐在那儿,六只眼睛像选女婿那样把我从头看到脚(当时忘了摆十连拍的pose给他们欣赏)。


寒暄各自介绍了自己,坐正中的;就叫他(tuan)吧;先来个下马威了。。。


“我发觉到每个来interview的都带有文件夹,唯独你空手而来,你以为你自己很有料了吗?”


,我不是来考试,我是来interview的。一切需要的文件,我申请时已经附上,相信已摆在你面前。有料没料,我自己知道。你问我答,这才叫interview。”


的脸色可想而知是如何的模样。他把头转左转右看了看他两位同志--我相信他的两粒睾丸已开始往体内收缩--缩阳的前奏曲我得势不饶人。。。。


“ 这种interview根本是骗人的,是障眼法罢了!你们三个是第一次见到我,对我认识多少呢?你我心里都雪亮,谁将入选特级人物,名单早都拟定了!这全靠你们眼前的confidential report! 我自己也明白,像我这种实话实说的人,对上司是个头痛人物,confidential report 不会好到那里。不过也好,至少我体验到特级interview是怎样conduct的。”


“ 你说话好象流氓的样子!”右边的印度官员语带温和。


“ 我不否认我出身自很多流氓的甘榜,说话语气粗鲁;不过我很肯定,你不能否认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再说,世界上哪里没有流氓!? 三K党,黑手党,竹联帮,这些算是什么?”


“ 如果升职特级,你必须调往他州,你愿意吗?”左手边的华人开腔了。


“ 不愿意!”我语气坚定,“ 这又是什么鬼逻辑;升职必须调往他州,劳师动众,薪水才增加不到两百块。我一个晚上去海边垂钓就可以有整百块的收入了。何况如今我两个孩子的功课是我亲自督导,如果我调往他州,两百块钱根本不够我为孩子聘请补习老师!告诉你们,想升职特级的多的是,就是这升职必须调往他州的鬼逻辑使人却步不前!我现在对自己许下承诺,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升职特级机会,不会有第二次!”


“ 那就没得考虑了!”


“ 你们按章行事好了!”


。。。。。。。。。。。。。。。。。。。。。





就是因为升职必须调往他州的鬼逻辑,致使堂堂皇皇的中央医院在去年有十一个特级空缺无人问津。院方配合有关当局来个大改革,在 升职不必调往他州 的条件下,合格的人选只须填写表格而不必interviewj就可升级!!!


我,基于当年对自己许下的诺言;而且三年前动过心脏绕道手术,年届退休;生活经济已上轨道的种种因素之下,毅然放弃这机会!





如果你问我,看到其他同事都升级了,你会妒嫉或可惜吗?


告诉你,这是什么鬼逻辑?自己放弃后才来觉得可惜或妒嫉!?


我;怡然自得 !!!嘿嘿嘿。。。。。。。。。。

10 comments:

Har Yew Kun said...

苏东叔好料!果然敢做敢为!

said...

佩服佩服!

kinkyskiny said...

有種!

Tian-Poh said...

小弟真的佩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piew said...

何必~

MasterLim said...

犀利!
小弟第一次留言,多多指教啊!~

Hui Wooi said...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
佩服!h0

蘇東阿叔 said...

说来惭愧, 当年是抱着nothing to lose的心理上战场;一半相信也是那实话实说的性格使然。。。。

tongkai said...

留言被刪掉了,鳴~鳴~鳴~

wk said...

rules这么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