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0, 2008

與?共舞金礦城(2)

金礦城勞勿郊區的一些新村因有共產黨的騷擾,晚上十點過後就戒嚴,所以A&E的夜班比較清閒,鮮少有病人問診。

淩晨一點,把一天來問診的病人census交給護士長后, 我就到A&E隔壁的房裏就寢,助手三素丁(Samsuddin)就睡在走廊的A&E門口擔架上。

三點,忽然自己醒過來。有點不對勁;房外沒有平時運載樹桐的囉喱聲,窗外也沒有蟋蟀的鳴叫聲。到廁所小解后回到房裏拉上被單繼續睡覺。正要入眠時,感覺到被單被拉了一下!我心想:一定是我剛才上厠所時沒關門, 給小貓跑了進來,我的被單角給小貓拉了去。 我下床開燈一看;哪有什麽小貓?牆角的氣洞那麽小,小貓也不可能會鑽進來。

関了燈,拉上被單再次正要入眠時 ;我的被單忽然被大力的拉扯 。我一骨碌的爬起身,昏暗中什麽也看不見

“朋友!我不過是借地方休息,如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請不要再打擾我睡覺,多謝多謝!”

忽然閒醒起,因貪涼快,我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褲。趕忙把長褲穿上,口中直唸:對不起,罪過罪過!

就這樣,過後一覺到天亮再沒有被騷擾。

隔天晚上,竟然是三素丁當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