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0, 2007

木蔻山扣留营〔4〕

木蔻山的早晨竟然相当寒冷,走出宿舍,正好对着"热烘烘的太阳往上爬",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只见雷总监在监督几位扣留犯在食堂前的海滩上忙着,走进一看,原来是扣留犯正处理着退潮后留在海滩上的猪,鸡,猫,狗的尸体和一大堆的垃圾。曾在光华日报读过一位来出席他儿子在理科大学毕业典礼的鸟人文章,他说他在理科大学用望远镜看到木蔻山洁白的沙滩,他建议把木蔻山开辟为天然海浴场--真是他妈的。。。。。。

回到诊所,第一个病人竟然是一位两粒钉的监狱官哈山,脸部和手部都是皮肤伤,我的助手正为他上药。
"如何能傷成這樣子?"
"昨夜凌晨一點最后一班渡輪回來,乘老爺摩多回camp 4, 經過墳場時。。。"
"怎么?見到了那話兒?"
"見到好兄弟也不覺得好怕的;見慣了嘛!記得第一次半夜路過墳場,見到一個長頭发无头的,手里捧着女人头,飘过我摩多前。过后更有干脆坐在我摩多后座的,头就靠在我肩膀呢!她们一路来都未曾侵犯我,久而久之我也不觉得可怕!可恶的反而是那些躺在路中央休息的四脚蛇,皮又韧又硬,我的老爷摩多车头灯又不够亮,常常在转弯时来不及煞车撞上,结果呢;就是如今这样啦!昨夜凌晨不好意思打扰你,所以今早才来嘛!"

哇噻!阴界的那话儿他不怕,反而怕那四脚蛇,倒是第一次听到!

给哈山打了破伤风预防针不久前刚为根鸡死鸡泥打了两支B型肝炎预防针;打针时他不敢看,打针过后这只死鸡用狐疑的眼光问我:打完了吗?原来死鸡是没感觉的!!〕他还不厌其烦的说:其实你们医务人员的宿舍是餐馆后山坡上的大屋,只因好兄弟闹得利害,没人敢住,才安排你们住在目前的宿舍!

不久后,有新丁入住该大屋,真的出事了。。。。。。。。。。。

〔 明天公共假期不必上班,今晚义丰见。〕